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发帖

彭德怀

彭这个人,说起来,让人很为难。庐山会议上,毛主席说,彭德怀和我,是三分合作,七分不合作。彭表示不同意。但客观的说,毛主席这么说是有道理的。

井冈山时期,朱毛率红四军下山,留下红五军守山。山没守住不能主要怪彭,但误杀王佐袁文才,彭要负相当大的责任,这是肯定的。中央苏区时期,中央要求进攻中心城市,毛主席说不能这么干,彭支持中央决定,进攻长沙,而且刚好赶上长沙城防空虚,居然真打下来了。中央让打赣州,毛主席说打不下来,不能去。中央让毛主席靠边站,指定彭指挥,结果打了败仗。抗战开始,毛主席说八路军要坚持搞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,结果彭到了前线,改成了打运动战。太原武汉陷落后,毛主席说,八路军新四军要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为主,结果彭把晋察冀军区原计划的破袭战改成了百团大战。建国后,尤其是从朝鲜载誉归来后,就多少有点膨胀了,乃至发展到1958年利用反教条主义,整刘伯承、粟裕,迫使共军两大名将基本上从此退出了军队工作。1959年庐山会议,毛主席本来已经差不多完成了纠左,他突然来个万言书,要揪人,让整个会议的方向发生了大转折。从此,他的人生也跌入低谷。

但是,在历史上,彭确实也是多次临危受命,而且都是急难险重的任务,交代给他,他都没有推脱,而是直接承担起来了。从井冈山时期开始,打仗的时候就是三军团承担比较险恶的任务,损失大,油水小,他虽然也有些不满,但是毕竟还是干了。长征期间,三军团更是多次承担强攻任务,造成大量减员。草地分裂时,毛主席就是从四方面军直接跑到三军团,四方面军追过来,彭命部队子弹上膛,准备死拼,李特瞎胡扯什么张主席的命令,也被彭骂走了。抗战期间,共军高级将领见蒋,各有不同,但以彭的态度最为严正。蒋说,你有亲人在湖南的话,我可以让何键主席多加照拂。彭直接说,谢谢委员长,何主席已经照拂过了,他把我家祖宗八代的坟都刨了。解放战争时期,西北最艰苦,敌情又复杂,其他人不堪大用之际,也是彭毅然扛起了西北战局的责任。抗美援朝,中央政治局会议都通不过,林彪畏战,毛主席临时派人接彭进京,彭在政治局会议上力挺毛主席,才达成出兵朝鲜的定案,之后又亲赴朝鲜指挥。

彭性格火爆,说话比较冲,爱骂人,但是他对谁都冲,都讲脏话,都骂不是针对谁,而是无差别的冲。所以,三军团老部下回忆起来,都说还怕彭,尤其怕彭骂人。张宗逊回忆录就提到过。骂部下,也骂上司,骂同事,也骂金日成。朝鲜战场上被他骂的三十八军,虽然解放战争期间在四野,但血脉还是三军团的,梁兴初也是从他手下当兵起家的。抗美援朝期间,后勤跟不上,他回国后手指着周也骂了。

不过,他有时候讲话确实不太注意分寸,乃至有点过分。在跟他没那么熟悉的人看来,这未免就成了他性格中霸道、蛮横、跋扈的一面。在朝鲜战场上,他指着二野的部队骂,刘伯承不是最注重战术吗,他就是这么教你们的?1958年,更是在反教条主义期间,对刘伯承、粟裕破口大骂。他这样到处骂人的结果,自然可想而知,就是把人都得罪完了。到庐山会议上,也骂毛主席。结果他倒霉了,表决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给他说话。

至于一直有人说,他在庐山会议前,在苏联跟赫鲁晓夫曾经密谈,赫鲁晓夫教唆他发动政变。赫鲁晓夫教唆,这事儿看起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按照戚本禹回忆录的讲法,赫鲁晓夫不仅当面挑拨彭,苏联驻华大使还挑拨了庐山会议时在京留守的陈毅。但以彭的性格来说,他应该不会动心,虽然他没有及时向中央反映这种情况,就已经是犯错了——陈毅就当场驳斥了苏联驻华大使柯西金,并马上向中央报告。彭虽然一直喜欢过问政治,从中央苏区开始就喜欢掺和,抗战期间也喜欢过问,建国后也掺和,但要说他搞政变,推翻中央,这不太可能。在庐山会议上,他扭转会议方向,要揪人,也不是针对毛主席,而是针对当时主持工作的刘邓等人。

但之所以说让人觉得有点难以评论,就是在于文革结束后,流行“最后二十年”的历史叙述中,彭被塑造成了一个反毛英雄,官方宣传也或多或少的有点这个意思,把他说成“大写的人”,也主要是指他在“庐山会议”上“仗义执言,为民请命”。所以,为他说好话,难免会让有些毛主席的支持者觉得,是不是站在反毛的立场上了。

其实,我觉得问题还是出在对庐山会议的叙述目前还是被扭曲上,只要庐山会议的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,就能说清楚孰是孰非谁对谁错了。而且,彭的历史总体而言还是比较清白的,多次临危受命,始终不拉山头不搞小团体,顾全大局,不为小团体谋利益。按照戚本禹的回忆,解放后,不少高级干部都开始生活奢靡,腐化,但彭始终保持着艰苦朴素的本色,不讲究吃穿和待遇,这已经很难得了。而且,终其一生,彭本人始终不抽烟,基本不喝酒,不贪财,不好色,生活简朴,对人对己都要求比较严格。所以,虽然他爱骂人,但他本人至少在个人生活作风上,没什么明显缺陷,别人也抓不到什么把柄来攻击他。

所以,虽然前面多年的党史叙述中虽然对彭多有扭曲和夸大,但也不必因此就完全彻底否定他。毕竟,作为历史大潮流中的人,他身上优秀的一面对革命事业的贡献更大。

不了解彭大将军,你怎会知道什么叫坚如磐石,意志如钢。
在湖南省湘潭县的西部耸立着一座山峰,山峰分出两个山头:北边的是韶峰,它挺拔险峻;南面的山峰是乌石峰,它巍然独立。在这两座山头的下面有两个山村:一个是韶山冲;一个是乌石寨。在这两个山村里养育了两个震惊世界的人物:一个是一代伟人毛泽东,一个是著名的军事家彭德怀。
1928年7月,彭德怀领导了威震湘鄂赣的平江起义,从起义的后期效果来看,和之前的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的造型很类似,都属于大胆尝试,然后被追的满哪都是那种。彭这人属于直筒子,糙是糙了点,二是二了点,别人都是大智产生大勇,他是大勇产生大智。经过起义的挫折,让他明白了,光靠好勇够狠的光环是不够滴,想要被顶级富豪看上,还需要有内在,要有圈子。听听,这话多有道理啊!成天在菜市场溜达的人,上哪能认识富豪去?得先进豪门的圈子才有机会啊!于是,他乖乖的来到了井冈山。
此时,彭德怀第一次与毛见面,是在江西宁冈县的一家农户里。彭看见一个身材修长、长发及肩的人向他伸出了手,用和自己一样的湘潭口音说: 你也走到我们这条路上来了,今后我们要在一起战斗了!此时此刻,两人心中都有种幸福,叫你在灯火阑珊处。
从这句话起,开始了他们31年共同战斗的历史,一直到1959年。
来到井冈山的彭总等同于是带着团队加盟了红军,持有了相当数量的原始股,标准的股东。他所领导的平江起义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5军,后发展壮大为红三军团。今天的“万岁”38军的第334团,前身就是由平江起义而诞生,所以也叫“平江起义团”, 担负镇守京畿的王牌精锐部队。从平江起义的硝烟战火中走出来的共和国1位元帅和183位将军与1000多名战斗英雄。可以这么讲,彭总为后来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解放军注入了灵魂。
对敌斗争狠,毫不留情,是彭总的一大特点。红三军团善攻坚,善打硬仗,又勇又彪,既猛又狠的风格无一不打上彭总的烙印。与蔡廷锴血战,与蒋鼎文血战,与陈诚血战,与何健血战,每一次都把对手折磨的飞起。据众当事人身边的朋友反映,自从跟彭总交过手,以前那种自恋般的优越感少了很多,过去一年可能秀十几次高冷范,现在有时候两三年才能见到一次,一不小心没拍到连朋友圈都没得发。
特别是何健。大革命时期共产党人最恨的,除了蒋介石,就是何健。何健反共是最著名的,跟打了鸡血似的,“五一二”马日事变有他,“六二九”通电清党有他,反共里面没有他的真不剩啥。两湖革命青年让何健杀者不计其数,连其他军阀都看不下去,劝其在大革命后反思是不是革命者和群众杀得太狠了点,下次杀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温和点。
何健却不为所动,难得装回逼,没有效果多可惜!紧接着,他把变态技能点满,杀害了杨开慧的同时还掘了毛家祖坟。如此一个凶神恶煞,却被彭总弄得跟精神病似的。
土地革命战争中彭总与何健就已经几度交手,大部分战役都是何健被摁在地上被一顿摩擦,酸爽得不行。1930年7月,彭总率兵8000猛攻驻守长沙的何健部的3万兵力。结果怎么说呢,非常惨,何健为红军送人送装备送长沙城,自己狼狈得跟二流子一样。他后悔遇到彭总,后悔长大,何健一度想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,那时,他也是个一米五几的天真少年啊。。。
而彭总却因没能手刃仇敌而完全解恨,30多年后彭总自己身陷囹圄,挨完造反派的殴打回到囚室,仍然用笔写下了当年未了之恨: 何健这只狼狗只身逃于湘江西岸,没有活捉此贼,此恨犹存!
即使成了囚徒,仍令敌手胆寒。大将军如此雄风,气贯长虹!
彭总在后来的历次政治运动中,都代表重要军头坚定的站了毛的队,比如遵义会议,直接影响了中国的近现代史。以及后来的一四方面军分裂,如果没有彭总的红三军团为毛做军事背书,后果也不敢想象。直到59年上庐山,率直的彭总给毛写信说“去年咋逼搞的”,才导致种种诬蔑,责难铺天盖地而来。很多人不明白,这其实不是彭总和毛的个人恩怨,也不是双方都get不到对方的点,而是代表军方的彭总要向代表政府的胡服和邓公问责,毛必须选边站才能解决问题,后面才就那样了。
对彭总来说,爱他的、恨他的、敬他的、毁他的都应该记住这句话: 随波不逐流。
而彭总此生最为耀眼的光环就是抗美援朝战争,这场战争带来的福祉至今仍在影响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。而至今仍有人对此战最初的选将存在争议,那问题来了,到底林、粟、彭谁最合适呢?
首先,林。黑土地上的狐狸,进退有据,军政兼和,擅长大规模的运动战和攻坚战,理论造诣和实践都登峰造极。但是朝鲜战场不太适合林。第一是朝鲜战场恶劣的条件林的身体确实不易承担;第二是林善于庙算,所谓“庙算胜者得算多也”,而朝鲜战场,是个怎么算都不容易胜的实力对比,美军不会象蒋军那样投过来改变实力对比。这种情况下算得太多,战役指挥不容易坚决。
粟。华南猛虎,一直浪着打。善于大规模歼灭战和运动战,对现代化战争和大规模战争的掌握上无出其右。他擅长的是在占据优势或者实力均等的情况下发扬自己优势,敢下决心做动作,雷霆一击摧垮敌军。但朝鲜战场是典型的以弱敌强,你跟谁浪去?你这么跟世界头号军事强国比划,这像话吗?
只有彭总,坚如磐石,意志如钢的彭大将军,以一己之力单抗17国联军,以狮子般的军魂带一支不知死亡为何物的劲旅死拼三千里江山。胜也罢败也罢,我就是敢挡在你面前,强也罢弱也罢,我就是要立马横刀!
有时候我总在想,这世上还有将军吗?将军在哪里?将军是何造型?其实将军也是人,他们会荣耀,他们会受伤,他们会流血,他们会痛苦,他们也曾失败,他们也曾难过,将军之大者,为国为民。
我写过很多人和事,他们总问我这是真的吗?当然,他们都是真的,他们在那个民族已到存亡之际的时代,只能奋不顾身,挽救于万一。
这世上将军都没了吗?这世上将军都写尽了吗?这世上将军都写够了吗?
尽管答案我早已知道,可还是要问出口,问问我自己,也问问你们。
突然想起来当年总爱做将军梦的自己,我这梦还要做下去,将军的故事也要继续写下去,知君怜我忠肝胆,赠此一片荆轲心。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