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发帖

朱德

朱老总为什地位一直那么高,好多人不理解,我尝试着说说,打脸轻点。

如果说毛给红军注入了灵魂的话,那么朱老总就给红军注入了筋骨。当年毛和罗荣桓带上井冈山的那支秋收起义的部队,充其量是支业余军队,战斗力指数非常low,军队成员大多是农民,工人,缺乏军事人才。到是出了不少政工干部,如罗荣桓,谭政,何长工等等。而且这支部队人数也不多,三湾改编时才1000多,就这点家底,没办法,谁让毛没赶上满大街都是人贩子的好时候呢。

我军源头之一的南昌起义,起义时2万多人,汤坑一战被一顿猛捶,只剩下朱德手下2000人还不到的偏师,最后只剩下800人。主力部队被打散,一部投降。主要领导如恩来,叶挺,贺龙,谭平山等在失败之时,纷纷离开部队,有的人甚至又直接溜达回去了,如蔡廷楷,欧震。

南昌起义也是朱德威望和地位的起点,无论是起义前还是起义进行中,朱德都没进领导层,他在起义中的任务是宴请,打牌,瞎逼逼的方式拖住滇军的两个团长,以保证起义的顺利进行。换现在来看,这TM是美差啊,其实不是,老总当时心里苦,说不出,这等于远离了领导层,以后就没你座了,要不是发生了后面的“三河坝分兵”事件,老总就算坚持到了建国,地位也绝不可能是现在这样的造型。

起义部队南下时,老总率领的不是战斗队,和他在一起的有澎湃,郭末若,你看这两人嘿…主要负责宣传,寻找粮食的工作,恩来后来评价老总在起义中的作用,称他“是个很好的参谋和向导…”这就可以证明,老总当时属实上不了台面,作用有限。他真正发挥作用,是在这支部队面临失败结局的时候,就是非常有名的“三河坝分兵”


老总当时面临的局面是,分兵以后的主力几乎被消灭,领导人全撩了,喊都喊不回来,几万敌军围过来了,负责殿后还无路可逃,这样一支孤军,一无给养,二无援兵,而且最重要的是军心动摇。大部分干部的意思是,娘的,被玩了,就地散伙,各找各妈。营团级干部跑了大半,政工更是走得一个不剩,甚至林彪连长都找到陈毅说,“部队现在是彻底完犊子了,一碰就垮,与其等部队垮了当俘虏,还不如现在换上便衣,去上海再搞点事”。很久以后人们把这段话作为林彪对革命动摇的证据,这就是扯JB蛋了,在当时那种局面下,地位比林彪高,连招呼都不打就脱离部队的人比比皆是,很多人不是去上海就是去香港另外搞点事去了嘛。

部队面临顷刻瓦解,一哄而散之势,南昌起义留下的这点火种,有立即扑灭的可能。关键时刻站出来的是朱德,在大逆境下,他没有逃跑,没有动摇,没有投降,更没有找妈,而是紧紧抓住这支仅存的小部队,找到了临近的好友范石生,在范的短暂庇护下,才躲过了灭顶之灾,保留了我军的种子。大伙体会下,这仅存的800人里,有团代表陈毅,连长林彪,班长粟裕,还有牺牲时老毛嚎啕大哭的王尔琢…后来这伙人就到了井冈山。

而朱老总带上井冈山那支部队,和毛回师后,人数过万,可见老总的人马八千是有的。林彪,粟裕也在其中,而老总本人更是征战多年的滇军名将。毛在当时经常有一些天马行空,瞎逼折腾的战略战术,几场仗下来也歇了,因为在当时毛的战略用不上,大兵团作战的战略用在万把来人身上,这不扯淡呢吗。所以在当时还要指望老总和彭二楞。

后来一四方面军会师后,过草地,分成左右两路军,张老四一度裹挟了朱老总和刘帅,还差点把周带走,把毛吓个半死。直到贺胡子回来会师以后,毛的情绪才基本稳定,然后就有了“朱毛不分家”的话,你们体会下。

从抗战开始,朱老总的地位虽然还是很高,但实际作用已经不大了,因为老总在延安,远离战场,虽然名义上是我军的总指挥,但实际上军队由毛指挥,具体战术由彭二愣鼓捣,况且各地都是党指挥枪,老总虽然是五大书记之一,但通过延安整风等运动,已经彻底明白了“一个领袖,一种思想”的内涵要义。

而且,无论是一,二,四方面军,和后来的八路,新四军所有军政人员,对老总都是赞叹的,也都服气,这里面军事因素相对较少,更多的是对朱老总人品的肯定。也就是说,在那些艰难的岁月,老总要解决的不是“怎么走”,也不是“跟着走”,而是怎样弥合党内军内所有分歧,团结各路牛鬼蛇神跟着中央“一起走”。这就是属于朱老总所独有的,一个人的光辉岁月。

朱德这个最初的参谋加向导,也没有人听他的话的指挥者,在关键时刻向即将崩溃的队伍树立起高山一样的信仰。通过信仰认识利益,再通过信仰和利益驱散恐惧,真正的领导力和领导威望,在严重的危机中凤凰涅槃一般诞生。也证实了TG党人在最为困难的时刻,在被追杀,被通缉,被围剿的环境中锻炼出来的坚定性,是那些不知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,人能吃多少碗干饭的人永远都感悟不出来的。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