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发帖

陈毅

运动初期,担任外交部长的陈老总因为支持派工作组而惹了麻烦,北京外国语学院的学生就起来造反,要打倒他。陈老总个人受到了冲击,外交部也受到了冲击。外事口一向是总理的管辖范围,他不得不下令北京卫戍区派部队保护陈老总,并多次同造反学生见面,做工作,强调中央不同意打倒陈老总。

然而陈老总仍坚持应该在中央统一领导下进行运动,为派工作组辩解,结果越来越被动。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主任方毅就专门请秘书转告:“陈总不要再多讲话了!”“陈总不能倒,陈总一倒,外事口就会像快刀割韭菜,一倒一茬。”在狂潮一起的情况下,地位高如刘邓都轰然倒地,各级党组织也都受到了冲击,一个小小的副总理陈老总更算不了什么,要倒就是一句话的事。而当时主席仍在观察,因此总理才有底气保陈老总。后来旗手也奉旨出面保陈老总,说陈是支持主席的。这样,陈老总在做了一番深刻检讨后终于过关,成了第一个被解放出来的副总理与部长。

1966年8月31日,主席穿着军装在天安门城楼接见广大红卫兵,见到陈老总后还握着他的手说:“陈老总,我保你!”陈老总给主席敬了军礼,回答道:“请主席放心,我能过关,我是党员,我靠我的工作,能取得群众的信任。”

几年后,陈老总因癌症住进了301医院后,还曾经和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谈起过自己的处境:“1966年8、9月份,只要我陈毅不吭气,住在中南海是不成问题的。但是,在讲与不讲的问题上,我最后还是选择了讲。文章不准写了,再不讲话,还算什么党员!”

到了1967年2月,情况急转直下。三老四帅在怀仁堂提意见,惹起了主席的雷霆震怒。他指示总理主持召开政治局生活会批评谭老板、陈老总、徐帅三人,连续批了七次,将他们批得焦头烂额,不得不俯首听命。自此,原有的处理党政军日常事务的政治局碰头会散了摊,形同取消。而中央文化小组地位大升,在实际上取代了政治局和书记处,一切党政军大事统统要由文化小组碰头会讨论决定。而这次怀仁堂事件也被批为“二月逆流”,陈老总成了黑干将,处在被半打倒状态。

外交部在其后的运动中受到了猛烈冲击,外事工作纪律完全被搞乱,甚至发生了“火烧英国代办处”这样的荒唐事件。一时间,中国同已建交的亚、非、欧十几个国家处于关系紧张状态。而陈老总更是被迫公开出席群众组织的“批判会”,遭到狂热人群的声讨,到处是一片“打倒陈x”的口号声。严重的时候,陈老总竟然被人当众扇了耳光,面临被武斗的危险。总理不得不出面,陪着陈老总挨批。当造反派气势汹汹冲上来要揪斗陈老总时,总理挺身挡在前面,厉声喝道:“谁要揪斗陈老总,先从我的身上踏过去!”在1992年上映的大型文献影片《周恩来》中,就出现过上述一幕。

对此,主席发下指示:“群众喊打倒陈老总的口号就让他们喊,没有什么了不起。人家要打倒,就打倒一下嘛!”“我对陈老总也没办法,就是要红卫兵给他点压力……将来保陈老总也要靠红卫兵。”总的来看,主席是想让群众批判一下陈老总,但又不是真的将他打倒,要“烧而不焦”。总理是明白主席的用心的,因而才能一再力保陈老总。而另一位与他关系很好的副总理贺老总,总理就保不了了。

从另一个角度说,从建国起外交工作就是总理在主席的领导下一手主抓的,陈老总与总理的关系很是密切。保了陈老总,实际上也是保了自己。关于这一点,当时主席就说得很直白:“整陈老总的也就是整总理的。把陈老总打倒了,你总理也就差不多了。”

“火烧英国代办处”事件后,主席觉得搞过了,弄得在国际上很被动,于是下了指示批评这是极“左”行为,收拾了文化小组中及下边的一批造反派,冲击外交部的风潮才得以收敛。当时有人贴了大字报批判“打倒陈老总”的口号,为陈老总鸣冤。然而总理发现大字报上有为“二月逆流”翻案的嫌疑,他知道这是绝对不允许的,于是立即批判了为陈老总鸣冤的大字报,指责其为“翻案风有各种形式,极‘左’也可以为‘二月逆流’翻案。因为‘左’是同右合作的,是保护右的。”

果然,在1968年10月召开的八届十二中上,“二月逆流”再次遭到了猛烈批判。而陈老总作为“二月逆流”的代表,更是首当其冲,在华东组里被众人声讨。主席也点了陈老总的名字,话说得很重:“对这些老同志(指参加‘二月逆流’的人),还是让他们当九大代表。陈老总同志说他没有资格,我看你有资格,代表左中右的那个右,你有右的方面的资格。”

到了1969年4月的九大上,陈老总又受到了严厉批判,从井冈山一直到“二月逆流”,被算了历史总账。一些和陈老总熟识的老干部也不得不积极表态,指责陈老总“一贯反对xxx”。看这趋势,陈老总就要被打倒了。然而,此时主席却另有想法了。

在九大上,林总集团收获了巨大红利,黄吴李邱叶等人都进了政治局,四野系统揽了半壁江山。主席是政治大家,对保持力量均衡极为敏感,开始考虑限制林总集团发展,不能再过分压制其他老帅。于是主席又下了指示,对陈老总的批判要“适可而止”。并且命人分头做了工作,使陈老总、徐帅、聂帅、叶帅都被选进委员会,叶帅还进了政治局。

不过,陈老总毕竟目标太明显,外交部长是干不下去了。他被宣布“因病休养”,由姬鹏飞代理了外交部长一职。此后陈老总下工厂蹲点,致力于研究当前的国际形势。

在TG将帅中,陈老总是和毛最早交往的一批,因为罗荣桓虽然是老秋收,但起步较低,在井冈山还不能参与决策。陈老总这个井冈山老战友,从井冈山开始到解放战争结束,整个革命战争时期,都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:始终不能舒心畅意,感觉一直很憋屈,先后受制于项英和饶漱石,高饶事件之后,刘修养还在军衔问题上打他的黑枪。但总体来看,运气尚佳,躺赢局的ad, 辅助超神发挥,可以百搭任何阵容,擅长给大哥加血套魔免,虽然攻击力低了点,但是不招人烦,最终造就mvp。

客观来讲,陈老总的一生中,作诗,军事,政治,外交等一系列工作都没做到极致,作诗赶不上毛,军事被粟裕架空,政治上被饶挤走,外交更是被周碾压,反正就是要么有个好下属,要么有个好领导,所有的事他都沾了边,但好像都没他啥事,所以很多人都说他是百搭元帅,就是放在哪里都行,因为他的作用不是螺丝钉,而是润滑剂。

井冈山时期陈老总就是红四军的领导人之一,在朱毛之争中曾一度尴尬的抢了毛的红四军书记,可中央没敢追认,后来在古田会议上又把已经靠边站的毛请了回来,毛傲娇的说,书记不是谁想当,想当就能当...

长征前腿伤了,为了坚持要跟着走,没有麻醉的情况下把腿绑在树上取子弹,想学关二爷,最终太疼了没挺住,把树都砍了...最后还是被留了下来,也是唯一一个没溜达过长征的元帅。南方三年的游击战争,说不上什么指挥南方红军,联系都困难,后来都快成了孤家寡人,最严重时被逼到山上被火烧山,带着绝望和悲怆写下了《梅岭三章》,视死如归的气魄还是有的。

新四军的内部矛盾一直在中央形成一种“负反馈”,从最开始的项叶之争,一个被叛徒点了黑枪,一个坐飞机往山上杵,所以说人不死一次的话,很难知道自己贱在哪里。新四军后来的陈饶一样跳不出这个坑,陈和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,陈性格爽直,会下棋,好吟诗,爱嘚逼,穿皮草,上上下下都喜欢他,饶则是工作狂,996的工作制都认为闲的慌,里里外外都神烦他。两人矛盾越积越深,后来终于爆发了新四军历史上很有名的“黄花塘事件”。

黄花塘会议上饶公开的炮轰陈老总,最终陈被挤出新四军,随行只有一个警卫和炊事员,场面要多悲凉有多悲凉,要多尴尬有多尴尬。事后来看,如果仅仅是两人性格的不和以及在工作中的矛盾,借饶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公开批评陈老总这一级别的干部,这里面必有原因。陈老总憋憋屈屈的回到延安见到了毛,刚想诉苦,毛回怼: 你要是想谈三年游击经验,我请你谈三天三夜,至于小饶的问题,我看还是不要提,一句也不要提。陈老总委屈的说,那我不成二逼了?  毛说: 我欢迎你这个态度...

很多年后爆发了高饶事件,饶彻底倒台,这时二把手修养同志亲自见陈老总,诚恳的对老总说:过去我看错了人,信任了他,被这逼骗了,你受委屈了...如此一来,当年老总为啥在黄花塘挨整,毛对那件事为啥是当时的态度,大伙应该都清楚了吧。

抗战结束后,陈老总主政了华东野战军,基本上军事指挥是粟裕负责,陈老总在后面强势围观并帮粟裕镇压各路牛鬼蛇神,另外华东局书记是饶,也就是说饶仍然是华东地区最高负责人。心细的朋友应该能看出来,陈老总已经让出了指挥权,48年底又丢失了军权。因为毛同意了粟裕的要求,决定华野主力留在长江以北打一场大规模的歼灭战,将陈老总调往中野担任副手,陈老总很生气,但后果一点不严重,老总是革命者,但不是圣人,有理由不高兴。毛的本意是将陈彻底的从华野剥离,后来因为粟裕的坚持和真诚的挽留,老总才得以挂名华野一号。

老总不高兴,赖在华野迟迟不肯动身去中野,毛其间发了多次电报催促,小饶又在后面吹风: 嘿嘿嘿,真有要脸的嘿...老总也要脸,憋了一肚子的CNM离开了华野,并回电:不用吹了,我将来再不回华野了...大伙体会下。(关于陈饶的矛盾博主认为并不是个人矛盾,应该是上层平衡的结果,因为不管怎么说,饶在华东地区的政治,组织,宣传,后勤等方面都做出了非常牛逼的贡献,给了粟裕最强有力的支持,这功劳是抹不掉的,华野的大炮打得胡琏,黄白韬跪在地上唱征服的大炮弹,都是饶主抓生产后运到山东的,没这个东西,粟裕纵使三头六臂管个蛋用。)

由于老总和周早年一起留法,有深厚的私人感情,建国后任上海市长,后随周去了外交部搭班子。55年评衔问题上,周顶住了修养的巨大压力,力推陈老总上位。这里面有上面平衡,粟裕谦让的原因,最主要还是对于修养来讲,得罪一下陈老总倒不是啥大不了的事,反正也不是一回两回了,主要是考虑得罪周会给他带来啥后果,他必须掂量清楚。修养同志和毛也不是一个类型,毛是天生的文神,这辈子必须要有敌人,没有敌人也要树立敌人,没敌人就活不下去,中国没敌人了就找美国人,苏联人...修养却是跟谁都行,无限制的培养小弟,这个不行就换下一个,但没一个让他满意的,这种感觉就像有的人都拿自己老婆和俞飞鸿,林志玲来比,那么就永远得不到满足,那么他得到后来那个结果也不奇怪。

58年整风以彭为代表的批粟一直让陈老总饱受诟病,粟粉们一直觉得陈老总的帅位是粟让出来的,因为代表华东野战军出任帅位的只能有一人,那么陈老总批粟在情理上就无法让人接受。 其实这次的批粟是陈老总号准了彭的脉搏,陈的外号“陈爽子”,内里的心机经过几十年的淬炼已经脱胎换骨,彭拿粟开刀是为了动摇新四军的根基,陈如果不狠狠的出面批粟,那么粟就没有很惨,只有更惨,后面再有人加个百分之五十的暴击效果,就问你怕不怕? 所以陈老总只能作为老上级批评了粟,粟才有可能保全。如果陈老总为粟鸣不平,那不是帮了粟,而是害了粟,为啥批粟时黄瞎子是秘书长? 因为黄也是新四军的人,一个山头的分裂才是高层希望看到的,只要陈有偏袒粟的迹象,斗争马上就会升级,所以,陈当时说的话我相信粟是能够理解的,没准心里已经爽得飞起。陈老总做了批评之后,大领导才示意“可以了”,而不是“下一个”,就是这个原因。

陈老总最后死于癌症的手术失败,毛曾多次提起此事并震怒,陈老总的追悼会上毛着睡袍出席,能在追悼会上让毛动容并演化出故事来的也只有陈,罗二帅,后来毛曾用一句话评价陈老总: 陈爽子,戳人心。 大伙各自体会下...

TOP

返回列表